<我與第七旅一同成長 十年旅務的回顧>

已故副旅長 - 李衍坤老師遺作

  1. 序言

十週年的旅慶籌備工作多得李黃多英女士分擔。尤其特刊,在黃女士一力主持下,才能順利出版。她是這份刊物的大功臣。我原先應允了提供旅務資料,因為公務纏身,在迫近交稿的時間,還是白紙一張。黃女士提議她代我工作,我很感謝她的,但細心一想,終於立下決心由自己來寫。一方面,旅部的事務我比較其他人都清楚,做起來事半功倍;二方面我也想重溫一下十年來的舊夢。畢竟十年人事,很多曾使我喜怒哀樂的往事,隨著旅慶日子的逼近,常常來擾我的夢魂呢!
翻查著相片冊、會議紀錄和帳簿,心中翻起淘湧波瀾,竟不能冷靜下來寫一篇清楚的旅務報告。我和第七旅的感情纏得那麼緊,十年來同歌同哭,同其呼吸;童軍生活是我生活的一部份,也是最主要的一部份。我想用我自身立場講述一下十年來旅部的人和事。
  1. 第七旅自一條陋巷中開始

自從加入了童軍領袖的行列,我很直覺地覺得每一個兒童都應該享有幾年的童軍生活。這是一系列極有意義的訓練,配合兒童成長的一套設計,可以補助現行教育的不足。兒童加入童軍,從快樂和有為中學曉如何去樹立自己的人格,投身社會,與人相處。憑著這種信念,我們開辦了第七旅。
第七旅是從一條陋巷中開始的。當年,我在上水一家店鋪工作,店鋪開設在偏僻小巷中,我寢食於斯三年。由於生意清淡,一個人很是寂寞;平日,在鋪中『惹』來了一群在附近居住的小孩。大家嬉笑閒談,相處甚歡。當他們知道我是個童軍領袖時,常以羨慕的眼光,懇切的語氣請求我教他們一些童軍技能。於是,我決心要開辦一個童軍團,向新界總部一接洽便成功了。我們被隸屬於大埔北區(現改稱北區)區會,變成附屬區會的公開旅。自此,從陋巷店鋪中的『童軍生活』正式遷往地域總部,無定時無定量的聚會得以改變成一定規律一定形式的集訓。這粒剛落泥土的種子開始萌芽生長了。
可是,這個團體一開始便注定要面對無數困難。那時,我們幾個領袖都還未脫去見習領袖的習氣—— 沒有長遠投身到一個組織的決心,一個小小旅團不是我們舒展拳腳的地方。因此,我們不願付出感情,一開始便已在安排退路。加上大家經驗不足,招來的成員隨便慣了,有些平日已品行頑劣名聲不好,於是紀律便弄至一團糟。在外間,有人稱我們為『爛仔童軍團』。幾個熱情的領袖相繼離開,留下我孤單地工作時,我才深切覺悟到『功成身退』的思想要不得。我應該要與這個團體共榮共辱同甘同苦,我應該全心全意去辦好這個旅團,童軍生活才有意義。眼前如何馴服頑劣的小子的挑戰。我了解到細心關懷輔導是最佳方法。而且,他們外表粗野,本質都是向善的 —— 參加童軍便是一個明確的表示。於是,每次散會後,我便找機會耐心地聽那些團員談論打鬥偷竊的往事,從旁勸誘。漸漸地,話題開始轉到童軍生活去。他們仍然那麼粗野,興趣卻從打鬥偷竊轉到露營遠足去,我知道我開始成功了。 —— 這也是我十年工作中最能引以為榮的成就。
有一回,在燠熱的博雅山房內,我正用新買回來的一部放映機放映上週我們在大浪灣露營的幻燈片,幾個小子爬到檯上,大聲歡呼叫嚷。一位總監自訓練部中伸出頭來,叫我進去。當站在幾個總監面前時,其中一個語氣很不友善地說:『你到底懂不懂教童軍?』我面紅過耳,心潮洶湧,呆在當地,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口。—— 我終於用行動來回答了他的問題。
我對那時的童軍態度很嚴峻,常常寒著一張臉。有時,脾氣盛了便破口大罵。罵完了往往感到很難過,我不應過份地損害我們之間的友誼。在一個寒風徹骨的半夜,我被冷醒,聽見隔鄰營帳的小子還在竊竊私語,正想起來喝止,忽然聽見他們正在談論著一個人,我回入營帳,整晚不能安睡,耳邊總縈繞著一句話:『他是我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。』 —— 由於這句話,我甘心情願地為旅部服務了十年。
  1. 窮在路邊無人問

一個團體的開始如果比喻做嬰兒的誕生,我們一出生便得不到合理的照顧,像在孤兒院中生長,按時候收入一筆微薄的生活費,有時甚至大半年收不到分文。成立之後,便被冷落在一旁。沒有自己的旅部(貯物室),沒有設備,沒有經費,沒有關懷,任你自生自滅。我如今來發這牢騷似乎太遲,但這些事實卻仍然來者可追。
我們在地域總部集會,名義上是借用的客人身份,沒有歸屬感。我們現今的旅部本是區會總部,區會從來沒有人在此辦公,我們為了有立足之地,漸漸把此百餘方呎的房間霸佔了,到如今還是『非法』佔用;十年來幾乎每週週末數以百十人次的成員就這樣維持著集會。在起初的一年,我們連一個營帳也買不起。別人棄置的一個破舊貯物櫃成了我們唯一的財產。這個櫃今天改裝成童軍炊具箱,雖然破爛不堪我仍不捨得扔掉,因為它和我們共患難有十年了。
我下決心和旅部共榮辱同甘苦,在自己最艱困的日子中從沒有放棄初衷。旅部成立約有半年,我的生活環境變了。上水的店鋪結束營業,我迫得遷回上環老家。當時一貧如洗,衣食也發生問題,於是跑到美孚當地盤雜工。當時雜工薪水有限,每日工錢十八塊半,衣食是勉強解決了。但像我這個文弱書生去擔坭鑿石,體力實在吃不消。夜校不上了,心情壞透,但每週的集會我仍從不間斷。山長水遠由上環跑到上水。很多時,衹有自己孤身一個領袖,對著那群頑皮小子,集會、考章、審核進度、寫出席紀錄等工作往往弄至黃昏日暮,又孤零零一個人拖著疲乏身軀在寒夜風露中踏上漫長的歸途。當時想:我為什麼這樣痴心童軍工作?想到情傷處,往往熱淚盈眶。這些日子雖衹維持了三個月,但今天每回憶起來,還剩有一點苦味。
我終於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,旅部隨著也漸漸安定下來。紀律和制度都走上軌道,成員和領袖的人數也多起來了。唯一的困難是經費不足,於是領袖們掏腰包甘心情願用金錢來滋潤這棵幼苗長大。然而,領袖們所花的精神時間,比起金錢來,又更為重大和有意義得多。
我當時已遷居鯽魚涌,有位領袖住北角,有一位在西環,其他的也都住在九龍。每週集會雖衹三句鐘,往返上水卻不得不花去整個周末。而且,在集會之外,還要處理旅部的行政工作。每逢星期日黎明前,我們便在尖沙咀火車站集合,乘六時正開出的火車,晚上回程,吃過晚飯回家亦十時過外。後來索性星期六晚上放工就入旅部,蚊蚋群飛中,在地上、檯上過夜,爭取多些空餘時間來建設旅部和預備集會,當時旅部的童軍已增至三十餘人,領袖超過八名。集會在歡笑融洽而又守紀律的氣氛下進行。旅務蒸蒸日上,大家都在積極向上。外間人雖把我們冷落在一旁,但我卻深信,這是十年來最甘美最值得回憶的日子了。
我們的力量開始擴大。七三年尾,趁著家訪,我們開始籌辦幼童軍團;七四年尾,由於部份童軍成員日漸長大,我們又籌辦起深資童軍團,在七五年正式成為完整旅。人數膨脹至百餘人,替這棵長得亭亭玉立,枝葉扶疏的樹,服務的領袖也不下二十人。這棵樹的成長,證明了一個事實 —— 眾志成城。衹要有著值得人去投入的理想,又能堅持理想,甚麼事情不能成功呢!
  1. 曠野、快樂和有為

有人會問:你們堅持的理想是甚麼?我毫不猶疑地回答:我們努力堅持著貝登堡創辦童軍的精神。貝氏鑑於昔日英國青年人道德墮落,意志消沉,品行惡劣,於是喚起全國青年人的志氣,要他們積極向上,奮發有為。童軍運動就因這種青年訓練風靡了整個世界,證明了青年人需要這種訓練。貝氏的訓練設計又每每能符合青年人生長發展的需要。貝氏說:童軍生活就是曠野,快樂和有為。多麼精簡貼切的定義。衹有以大自然為背景,才能擴大青年人的胸襟,衹有積極向上,人類才能創造美好未來。今日生活在煩囂城市中的年青人,何嘗不需要呼吸郊野的空氣,登高望遠,臨澗思幽,或者仰望星空,穹蒼努力達到貝氏的理想,為青年人開拓未來人生的道路而努力。生活在今日的香港,這種努力要付出很大的代價,更沒有多少人能了解和支持。就連身繫這個運動前途的袞袞諸公,也衹會安坐大班椅上,在煙圈迷朦中去擔心如何才能討好社會上的紳士名流。
我的童軍生活是在曠野,快樂和有為的氣氛下渡過,十年不改。三十多次的野營生活我幾乎沒有缺度。在風中在雨中,看著一群一群童軍長大起來。有一位領袖在閒談中曾說:『年青人須要挑戰,更需要鼓勵。如今,肯設計艱苦旅程給青年去應付的人已經很少,能和青年一同廿嘗艱苦,在他們將要氣餒的時候鼓勵他們的就更少了。』我深感於他的說話,也因自己能身體力行而自豪。然而,更重要的是,這種艱苦活動少不免冒險,偶一不慎會鑄成大錯。人人都會說:讓青年人冒險犯難吧。可是,誰願意承擔出錯後的責任。我們十年來就這樣承擔起種種野外的責外:童軍團兩年一屆的烈日長征,深資團的水陸兩棲營和野外先鋒工程,都是敢前人所不敢為的創新嘗試,刺激有趣,艱難刻苦。我們的肩頭可亦不輕鬆。
  1. 四大理想五大計劃

有人對我說:『守著一個童軍旅團講理想,辦得如何好,也還只限於一個小圈子中,為甚麼你不試圖做些更有影響力的職位呢?』在第七旅剛成立時,我身兼七個童軍職位。當我立志全力辦好第七旅,我把其他的職位全部辭去。七三年至七五年間,在旅務之暇,我兼領袖技能研究組主任之職,晝夜辛勤,幾年間添置教材,教具和圖書,開辦講座,也算是成績不俗。一旦去位,一番心血便被糟蹋掉,能不灰心。七六年我做了半地域童軍訓練總監,面對一大群只願做官不做事,又或者專愛做門面工夫的總監們,心就淡了。把自己份內工作認真幹好了便連忙辭職。如今有不少人依戀著高位,期盼著獎狀,他們可不知道,這些東西我們唾之唯恐不及,棄之如蔽屣呢!達則蒹善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,畢竟理想還只是從自己小小的旅團中發放出光彩來。
七六年全旅領袖會議,我發表了一篇談話,希望把自己的旅團建設成一個能大可久的團體,即席便提出了『四大理想五大計劃』。總括而言,是希望擴大穩固我們的旅團,建設一個五單位二百人的團體,這算是我們能『兼善』的努力了。然而,這個計劃提出後,卻把自己陷到泥濘中去。
由於旅部不斷擴展,踵事增華,行政工作日重。我於七五年辭去童軍團長之職後,便試圖全力去處理三團的行政工作,並為將來多建設的兩個單位鋪路。於是把所有訓練工作放下,每週周六周日,辛勤地埋首在文件之中。平日有空,還念念不忘各項計劃的推行。可是,行政工作十分乏味,愈希望做得嚴謹,工作量便愈大,人亦愈孤立。旅部也還是應了我在七六年談話的預言:一個團體擴大了便會鬆散,失去向心凝聚的團結力量,工作運轉也常常慢而拖沓。有時更不免因為團與團之間磨擦,團與旅部之間的利害衝突而使我很痛苦。為要努力使三團不至各自為政,尊重旅部整體的存在,不知耗盡了我多少精神和心力。老實說,各領袖都很認真地為旅部的事務工作。然而,童軍運動畢竟是義務的團體,各人盡了一點心力不希望得到報酬,但各人的工餘時間,心力和興趣都有一定限度,不願意多幹不願意幹的工作,這樣態度很正常;有時候由於自己情緒或際遇不佳,興趣不大時便撒手不管或掉頭不顧,這也無可厚非。但這不是一個有組織的團體的正常現象,卻往往是童軍運動的致命傷,近五年來旅部的工作彷佛使我陷身困境,扶得東西又倒。工作量比諸五年前,多了無數倍。下至掃地抹檯,上至重要決策和經費籌措,我都在所不辭地苦幹,孤軍奮戰的心情可並不好受。在十週年旅慶之前,我不得不老實地宣告五團拓展計劃要擱置。我們只能實行精兵簡政的方針來應付未來的困難,重新再凝聚起我們的團聚力量。
  1. 青年、時代和旅部

為要堅持實現旅部的精神,我願意本著初衷繼續努力;無論再過十年二十年,也無論能和我並肩作戰的人有多少。可是,如果旅部一旦失去了值得努力的理想,我會立即離開,毫不留戀。今日的童軍運動在變質,今日的社會也在不斷變質。青少年人品德如江河日下,他們缺乏理想,他們追尋享樂。社會上有不少提供他們享樂,為社會人士及政府大力支持的『康樂』團體存在。我們這個標榜以品德訓練為理想的小旅團,唱著反調,能引起些甚麼作用?掙扎圖存尚唯恐不及呢!然而我們還敢承受著各種壓力,繼續發展下去。當然,要面對的困難比之前草創時又不知道艱難多少了,尤其成員的質素正受著社會風氣的影響。甚至有時一些領袖也在我面前提出適應社會的要求。一些深資童軍也堅持要提倡享樂、自由、個人主義。我有時在電話中和他們深談至半夜,有時寫長達十多頁的信來討論問題,反反復復地要他們明白時代潮流不足追慕,我們的旅部是從艱困中組織起來的,有一定的理想,有不可冒犯的精神。我身為這個旅創辦人和『管家婆』,我有權維護旅部精神的存在。事後,有些人了解接受,有些人卻不以為言,增加了我不少精神壓力和心靈痛苦。一個領袖說:『我們試圖在每週短暫的聚會中去培養兒童良好品格,實在收不到甚麼效果』我也承認『一齊人輔之,眾楚人咻之』的現象。現在加入的成員良莠不齊,比諸創團時一心向善的『爛仔童軍』要為難教得多。但我不承認我們的影響力量沒有成效,否則,我們還在這裡努力甚麼呢!
面前還是荊棘滿途,我仍願意是這團體的的先鋒,披荊斬棘為這個團體的前途開出一條新路。
  1. 我與第七旅一同成長

一個領袖曾說:『幾年的童軍領袖工作,我不敢說對人有甚麼幫助,但對我自己卻幫助很大。』我守護著這個旅團,十年來人往人來,看著很多兒童長大成人,自己也彷佛長大起來。在心智,在人事交往,在處事方法上,我成長壯大是和旅部一起的。旅部給予我無限鼓舞力量,使我能堅強面對挑戰,肩承責任。毅力、恆心的建立也是得旅部賦予磨練機會。我今日雖仍是一事無成的鄉巴佬,但能立於天地之間,不為時勢潮流所動,我知道,我真的成長了,和旅部一同成長。
我有時感到自己和旅部融成一體,不可分離。十年來,幾乎每週集會我都不願離開旅部一步。到外地旅行,心中還是記掛著旅部,一到週末便神思彷佛;應付考試,仍不能安心讀書,還忍不住在考前夕到郊外探營;在窮困到朝不保夕一餐麵包一餐飯的日子裡,我還堅持不放棄資助旅部的經費。在我最需要金錢的時候,寧願推卻一份週末兼職的優差也不願離開旅部;遷入粉嶺的居所變成半個新界土人,當時主要的動機也只是方便集會;放棄攀山履崖的興趣;減少詩書自娛的時間;推卻一切朋友的約會,如今親友疏離,實在不無寂寞之感。本來把這種苦心孤詣的精神去求學求財,也許早有一點成就。但我還是覺得我沒有做錯。只要有一個曾在旅部成長的成員回來說:『我在童軍生活中,受益無窮,我很感激你們的教誨。』那我已經滿足了。在人生中,還有甚麼比這種工作更有意義呢!
當然,一木不能支大廈。旅部有今日的成果不是我個人的功勞。其中有更多值得我們尊重感動的人和事,有不少領袖在最困難時和我並肩工作,到今天仍矢志不渝;有些雖然環境不許可,仍在經濟及精神上不斷支持我們旅部的成長。這裡不能一一道及,謹代表旅部向他們致敬禮,希望他們會繼續是我們的支持者。
十年紛繁的往事奔到腦際,湧到筆端。我只能把自己的感受草率地毫無層次地擺放在大家的面前,模糊地將旅部的發展史交代一個大概。如果文章中那個微末的人和他的往事,尚能偶一扣動別人的心弦,這真是望外之喜了。
< 全文完 >